标题图4.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成果 >>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脱鞋取钱”的农民工,想法其实很简单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脱鞋取钱”的农民工,想法其实很简单
发表日期:2017-07-13 作者:郭涯 编辑: 出处:

 

 

近日,一云南腾冲农民“脱鞋取款”的视频走火,意外成为“网红”的他,收到了不经意地赞扬。据农民工称,那天要给工友发工资,直接从工地骑摩托车到银行,而脱鞋也是为了不影响卫生。

一些网友认为,农民工的这一举动是逐渐融入城市文明的表现;一些网友认为农民工的这一表现无关乎自卑,而是自尊的表现。事实上,当事人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为了不影响卫生。如果仅以这一事件来说明农民正在融入城市文明,那城市又给无数农民工多大的接纳空间呢?城市与乡村文明自古以来就存在,并随着分工的发展,城乡二元结更加显著。城市文明不仅意味着市容上的环境干净,道路整洁,它更多地体现在文化上的一种包容,一种对外来人口接纳的胸怀。该农民工不影响卫生的行为,就被看成是融入城市文明的缩影,其结论未免过于牵强。农民工是农民与工人两重身份的组合,他们来自农村,是城市的缔造者,但他们不属于城市。他们往往生活在城市郊区,居住环境不佳,子女也无法在城市上学。农民工是工业时带产生的新型职业,他们改变了永远是农民的身份,缔造了无数高楼大厦,但他们依然没有归属感。他们要真正进入城市,享受城市文明发展的成果太难,而退回乡村却没有经济收入。即城乡二元结构的模式下,存在着一批辗转于城市农村的“二元人”。正如马克思所说:“个人是什么样的,取决于他们进行生产的物质条件”,“个人怎样表现自己的生活,他们自己是怎样”。

网红农民工感动众人的是他高尚的人格以及良好的自我修养,无关乎自卑,更无关乎自尊。他只是善于替他人考虑,是一个心中有他人的农民工。假如从他的身上能够缩影出整体农民工够融入城市文明的步伐,那么城市人应该为农民工的融入创造什么条件才是最主要的。以暖暖的文字深情歌颂农民工,或者以令人感动的文字赞扬其品格,或者发文怒斥对农民工不尊重的现象,都不是对他们的最大的接纳。农民工不仅仅指工地中的工人,是指一切离开土地进城务工的各行各业的人员。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其中有些人想在城市扎根立足,更多人则是为了城市的工作机会而来。因此,当农民工来到城市时,他们会主动去融入新的生活,适应城市的方式,而城市中的土著或者已经融入的人,最主要的是要平视农民工,无意识地“俯视”或者为了刻意表达尊重的“仰视”,都不是平视。平视意味着,尊重他们的工作与生活方式,他们或许因工作原因而穿着随意,但那是一个人的自由。换句话说,云南农民工不脱鞋取钱完全合理。他脱了鞋,网上各种赞扬;如果他时间紧迫,不脱鞋取钱,就不文明了吗,就没有融入城市文明了?与其说该农民工融入了城市文明,不如说他高尚的人格魅力令人钦佩,他身上闪烁着人性的亮点。因此,人们不能因为其一人的举动,而牵动农民工这一群体的城市文明融合之路。农民工代表的乡村文明与城市文明的融和不仅体现在外在的行为举止上,更有深层次的心理接纳与认可。

(作者:郭涯,2015级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学生)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