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4.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成果 >>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一字之差,怎是专业不符?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一字之差,怎是专业不符?
发表日期:2017-07-13 作者:汪梅 编辑: 出处:

 

 

文学硕士纪元2016年参加徐州市城市房屋征收办公室统一招考,并取得笔试和面试双第一,却被徐州市人社局告知,其研究生毕业专业“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属于“中国语言文学类”,而报考岗位专业需求为“中国语言文学”,因专业不符,纪元的录取资格被取消。根据国家相关规定,中国语言文学类属于中国语言文学,不言而喻。徐州市人社局的做法,不仅影响了招聘的公正性,也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徐州市人社局的错误做法?说相关工作人员缺少学科分类的知识,未必如此。其实,互联网时代,要搞清“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是否属于“中国语言文学”并不是什么难事,关键在于权力执行者是否能积极作为。遗憾的是,在考生反复解释情况、考生所在大学和用人单位都写证明、打报告后,当地人社局依然坚持“差一个字都不行”,置常识和考生前途于不顾,这实在是不能用不作为来形容,而是赤裸裸地乱作为。

其次,如果专业不符,为何在考试之前的资格审查阶段没有发现?文学硕士纪元在笔试面试全都结束、录取公示前两小时被刷,徐州市人社局的这种做法,严重损害了应聘者的利益。这很容易让人产生“恶意揣测”:这其中存不存在“萝卜招聘”的嫌疑?如果是这样,存在暗箱操作、利益输送,相关方面更需要彻底查清,严肃追责。

 徐州市人社局声称,“中国语言文学类不是中国语言文学,多一个字都不行”。这一举动,实则是教条主义的做法。教条主义亦称“本本主义”,其主要特点是把书本、理论当教条,思想僵化,一切从定义、公式出发,不从实际出发,反对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这种教条主义割裂理论与实践,让人们对招聘单位的知识背景产生怀疑,也对政府权力任性的僵硬做法产生质疑,造成了恶劣影响。在中央切实要求转变工作作风的今天,我们要清除此种教条主义的危害。

 我们还应该看到,徐州市人社局的做法,再次表现出了权力的任性。用人单位以及相关的管理单位在招聘工作人员时,专业的设置应兼顾专业性、权威性、政策性。如何设置?如果上级有标准,应该按照上级的标准执行。如果上级没有标准,也要根据相关规定,确定自己的标准。即便徐州市有制定标准的自主权,但在教育部已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还重新制定一套自己的标准,是不是太过“任性”? “我们招的是徐州市的,所以就看徐州市地方的目录”。 如此傲慢的“机械执法”,暴露出目前一些地方部门与中央部门的孤立和割裂。

 纪元事件并非个案,今年3月份,世界史专业的刘瑞玲,参加了吕梁市事业单位的招聘考试,因为世界史不是历史学,被认定为“填报虚假报名信息”,取消了面试资格。这类事件启发我们:一方面,在专业人才招聘中,不能仅由行政人员进行审核评价,这样容易导致权力滥用,要重视专业评价,保证资格审核和考试录取的公平性;另一方面,对于人才录用中存在的滥用招聘审核权的行为,则需要深入调查人事招聘中存在的潜规则,严肃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此类奇葩招聘,反映出的是一些政府部门的衙门作风,用生搬硬套的方式处理问题,是对公民权利的践踏。只有不断推进有关部门在招聘管理、评价制度上改革,才能在将来的工作中不断推进民主公开。我们绝不能让教条、懒政、推脱、暗箱操作、利益输送等歪风邪气影响招聘的公平性,危害政府的公信力。

 郭沫若说,“一个人最伤心的事无过于良心的死灭,一个社会最伤心的现象无过于正义的沦亡。”用人单位在专业名称上少一些教条主义,多一些实事求是,才能让人才各得其所。期待各级政府在选人用人机制上更加开明,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局面能早日降临。

(作者:汪梅,2016级外国哲学专业学生)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