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4.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成果 >>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垃圾分类需要找准与人的利益连接点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垃圾分类需要找准与人的利益连接点
发表日期:2017-04-28 作者:郭涯 编辑: 出处:

 

前不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部署推动生活垃圾分类,完善城市管理和服务,创造优良人居环境。《方案》提出,到2020年底,基本建立垃圾分类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生活垃圾分类模式,在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城市,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到35%以上。

近日,《人民日报》的相关评论文章涉及垃圾分类的方式,以向全社会征文的方式汇聚整治垃圾的“灵丹妙药”。

我国从2000年开始推广垃圾分类制度,起步早。但是,从实际的垃圾分类效果来看,不论是大城市还是中小城市,垃圾分类仅仅是一种口号。尽管道路两旁的垃圾桶上明显的标志着可回收和不可回收的字样,可垃圾们喜欢“串门”,明明可以再回收利用的垃圾却“待在”不可回收的桶子里。笔者所在城市北京,垃圾分类也没有取得显著的成效。各大旅游景的垃圾桶、马路两旁的垃圾桶、大学校园里的垃圾桶,都是可回收垃圾和不可回收垃圾“混搭”。城市尚且如此,广大农村的垃圾更是堆积如山。城市的垃圾分类,依靠环卫工人和拾荒者,从脏乱差的环境中挑出塑料瓶等可以回收的物品。多数农村地区的垃圾就随风“流浪”,慢慢侵入土地、河流、农田,久而久之对环境造成严重的污染。从2000年至今,我国推广垃圾分类制度已有17年之久,为何成效不大值得我们深思。

事实上,我国的垃圾分类制度在实施的过程中主要依靠人们的道德自觉来进行,没强制性实施。垃圾分类的宣传广告也充满着暖暖的人情味,把垃圾拟人化,宣传语气儿童化,可是即使这样,各类垃圾乱丢依然是常态。且不说其他人,反思我们自身,都垃圾的时候可曾下意识地注意可回收和不可回收的标志?垃圾分类意识没有深深植根于民众的脑海中,最根本的一点就在于人没有从垃圾分类制度中获得直接的和具体关于自身的利益。因此,在现阶段垃圾分类方案制定中,要让垃圾分类与每一位民众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不再笼统地讲垃圾分类有利于社会环境、有利于大家的共同的家园。很多时候,只有找准一件事与个人的切身利益连接点,才能唤起个人的责任感。人人都能从垃圾分类中有获得感了,垃圾分类的意识自然好久提高了,资源浪费也就减少了,环境污染的现象也会逐渐得以遏制。

如何找准垃圾分类与人的利益连接点?这一问题的解决方案需要集思广益,需要大家共同出谋划策。前几日,一篇《垃圾分类需贴近千家万户》的文章,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对垃圾分类提供了实施方案。一位大学生村官讲述了农村实施垃圾分类的方法,他们把垃圾桶上的可回收和不可回收的换成“能卖的”、“不能卖的”、“做饭剩下的”等简单易懂,帖近农村生活的标识,这一方法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基于我国辽阔的疆域,城市与农村发展的差异,垃圾分类实施方案也不能一概而论。目前来看,城市的垃圾与拾荒者的利益最密切相关,似乎对于很多人来讲,垃圾不能带给自己实际的利益。但是,可以换个方式,让垃圾分类与其他人息息相关。不妨对那些不按照垃圾分类标志扔垃圾的人实施罚款制度。在农村,建立垃圾回收站,以一定的费用回收村民的垃圾。但需要注意的是,这项任务需要当地政府专门建立垃圾回收站,单纯靠私人回收垃圾成效不大。垃圾分为无数种,其中白色垃圾、废旧电池等电子垃圾对土壤和河流产生的污染不可估量的污染。如何真正让垃圾分类与人的利益勾连,是值得探究的。只要开启了探索之路,问题便会在分类的路上得以解决。

“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宝藏”。我们国家的垃圾分类与日本、德国、法国等国家相比,垃圾回收利用依然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据相关文章称,日本家庭将尽可能捐出废旧电子产品,以便回收提炼金属,制作2020年奥运会的全部奖牌。2020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小康社会,不能让垃圾到处“流浪”,需要找到很好的“婆家”。因此,垃圾分类不能只停留在口号上,当地环保部门需要制定详尽的实施方案,每一位公民需要善待生活中的垃圾,或许身边的垃圾或许就是财富。

(作者:郭涯,2015级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学生)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