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4.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成果 >>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看待于欢,情法均需兼顾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看待于欢,情法均需兼顾
发表日期:2017-03-27 作者:郭涯 编辑:刘文晴 出处:

南方周末一篇《刺死辱母者》的新闻让人内心无法平静。22岁青年因刺死侮辱其母亲的讨债人被当地法院判无期徒刑,而公众对法院这一判决并不“买账”。舆论之声哗然一片,纷纷倒向被告人于欢,认为其行为纯属正当防卫,法院的判决存在不当之处。

从报道的新闻来看,于欢母亲苏银霞因经营工厂资金周转困难而向某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此后陆续归还现金。还剩大约17万余款未归还。因此,苏银霞遭受到暴力催债。2016年4月14日,......10多人的催债队伍多次骚扰苏银霞的工厂,辱骂、殴打苏银霞。......吴学占在苏已抵押的房子里,指使手下拉屎,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要求其还钱......第二天,11名催债人员围堵并控制了于欢母子二人和一名职工。其间,催债人员用不堪入耳的羞辱性话语辱骂苏银霞,并脱下于欢的鞋子捂在他母亲嘴上,甚至故意将烟灰弹到苏银霞的胸口。催债人员杜志浩甚至脱下裤子,露出下体,侮辱苏银霞,令于欢濒临崩溃......

从人伦常情的角度来看,于欢当时的行为完全合理。于欢亲眼目睹杜志浩等人用极端的手段凌辱母亲,心中愤慨不言自明。期待警察可以缓和冲突的希望破灭以后,处在情绪崩溃边缘的于欢在混乱中混摸水果刀来保护自身其及母亲的人身安全,并没有任何过错。读到这则新闻的人,大多会有一种“假如是我,我会和于欢一样”的心态。所以民众同情于欢,是因为他的的行为引起了共鸣。面对于欢和其母亲身心备受凌辱,精神奔溃,是个心理健全的人,会和于欢一样,不会坐视不理,而是捍卫人身安全和人格尊严。再看吴占学、杜志浩等人的极端要债手段,其恶劣的行为折射出残缺的人格和变态的心理。在仅剩17万还款的情况下,早已被金钱扭曲了人格的吴学占丧失同情同类的良知,对人伦常情置若罔闻,对法律毫无忌惮之心,真的以人间“财神爷”的姿态折磨贷款者。其同道中人杜志浩,曾撞死一学生后不但没有受到法律惩罚,依然逍遥法外。在此事件中,更“彰显”了其黑暗的心底和残缺的人性。因此,无论是从于欢的角度还是债主的行为看,于欢的确值得我们同情。

就法律的角度而言,于欢杀人的事实已坐定,法院也做出了判决。可为何引起了这么大的舆论呢?显然,广大网民和民众认为于欢虽然杀人,但是其行为合情合理,法院的判决太重。各大媒体的评论在也最快的时间内已出炉,一些媒体的评论拷问当地法院的判决,一些评论则站在更高的视角来审视法律与人伦、条文与人情的关系。笔者虽然一个法律外行者,但也不能完全站在人伦的角度看待于欢案,而是需要站在法律层面审视于欢的行为。于欢杀人,毋庸置疑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但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杜志浩等人强行控制于欢与其母亲,也是违法行为。所以,于欢的行为是故意伤害还是正当防卫最终需要法律裁定,司法最后能不能给与这起案件公正的审判自然有其法律依据所在。

于欢一案除了带给人同情之外,使更多的人关注法律与司法。去年的雷洋案,今年的于欢案,使大众的眼光聚焦在法律、司法、警察系统上。民间高利贷“大厦”下,于欢事件欢脱演绎着扭曲的人性、残缺的人格、变态的心理。警察、司法、民众舆论复杂交织,让这起案件成为人们再一次反思法理与人情关系的载体。归根到底,法的处理能不能得民心,能不能让弱者得到保护,让触动法律底线者得到惩罚,是法的观念深入人心的关键。因此,这起案件能不能处理得当,事关法律的权威,事关老百姓对法律的敬畏之心。

(作者:郭涯,2015级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学生)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