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4.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成果 >>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计划生育不等于限制人口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计划生育不等于限制人口
发表日期:2017-03-06 作者:唐鑫 编辑:郭涯 出处:

80后、90后是在计划生育大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在这代人的记忆里,很容易想起很多计生标语和宣传;独生子女的话题,也时时出现在课堂讨论中。近年来,我国人口政策进行了比较大的调整,持续了三十多年的、被称之为“一胎化”的政策正式画上了句号。正因如此,一提“计划生育”,立刻和“独生子女”、“限制人口”连接起来,似乎计划生育就是限制人口。这实际上是一个误解。

计划生育的本质是一种对人口有计划的调控政策。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看,社会要能够运转,必需要维持社会的生产与再生产;社会生产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物质资料(包括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生产和再生产,二是人口的生产与再生产。人要活着,需要食物、住房等生活资料;要生产这些生活资料,既需要土地、机器等生产资料——生产的物质条件,还需要劳动力——即劳动者。劳动力的生产和再生产,同人口的生产(生育)和再生产密切相关。尤其是在社会化大生产不断发展的趋势下,对人口进行必要的调控也越来越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社会生产中复杂的社会分工要求各部门之间保持着一定的比例关系,而在部门内部,同样要求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之间保持一定的比例关系。例如假定一条流水线需要五名工人来匹配,或者一个机床要由三名工人来操控,等等。另外,自然环境的人口承载力也是有限的,而要想达到最优的生存条件,更需要满足一定的人口合理容量。人口生育的多或少,直接影响着未来可预期劳动力的增减,一方面会使社会生产中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比例、各社会部门之间的比例失衡,另一方面也会同自然环境的人口承载力发生冲突。因此,对人口生育(人口生产)进行有计划的调控,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

人口调控绝不等于限制人口,而是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有不同的策略,例如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以及俄罗斯等国,采取的是鼓励生育的人口调控政策,而非洲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则是“自由放任”的人口政策;人口调控也不是只有简单的行政命令和粗暴的执行方式,还有补贴、奖励、宣传等直接或间接的、非强制性的激励方式。从前苏联时代起,俄罗斯就会对生育多个子女的女性授予“英雄母亲”的称号,我国也会为积极响应计划生育的家庭发放独生子女证明和少量的补贴。总而言之,人口调控既包括限制人口的手段,也包括增加人口的手段,要实行什么样的人口政策,取决于一个国家的社会发展水平、自然环境承载力、意识形态等等多种因素。

在中国,人口问题总是以人口过剩的面貌出现。故而计划生育才总是以人口限制的具体政策表现为人所知。然而,进入21世纪,我国的社会经济发展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城市人口空前增多,生育成本提高,生产力的发展还降低了过去由于需要劳动力养家糊口而多生孩子的意愿(例如过去农村需要男劳力种田,哪家男劳力多哪家就可能过得更好),技术进步还造成了劳动力的节约。现在,中国既面临着某种人口过剩(人口老龄化)又面临着某种人口短缺(预期劳动力补充不足),社会负担大大增加了。在这种情况下,放松人口限制、取消一胎制实行“全面二孩”制就成了合理的事情了。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全面二孩”仍旧是一种人口限制政策,并不等于“生育自由”——“生育自由”是想生几个孩子,由家庭自行决定。

在强硬实行计划生育的那个时期,虽然控制人口是必要的,但是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出现了许多严重的问题:简单粗暴的行政命令,造成对现实的无视,出现了“一刀切”和攀比计生政绩的事,在此重压之下,又引起了强制妇女上环、结扎等严重侵犯妇女权利的事情。曾经的错误,不应采取回避的态度,而是承认错误,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在人口政策上严厉禁绝官僚主义,尊重民众尤其是妇女的权利,改变行政命令式的简单粗暴的方法,只有如此,才能令新的人口政策贯彻落实,达到促进人口合理增长的目的。

(作者:唐鑫,中国人民大学2015级在读硕士研究生)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