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4.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成果 >>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解密西游世界中的佛教内部势力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解密西游世界中的佛教内部势力
发表日期:2016-12-10 作者:刘亚楠 编辑:赵静姝 出处:

近日得空重新研读《西游记》,字里行间的前因后果似乎展现了西游世界“借取经之名而行利益之事”的真实面貌。故笔者开始重新思考西游世界取经之路的必然性及其意义,也尝试着重构西游世界中的佛教势力。

首先将一个问题提在先头:“吴承恩塑造的取经故事究竟是唐代的重现还是明代的隐喻?”众所周知,吴承恩笔下的《西游记》并非单纯的神魔小说,而被后人誉为“政治讽刺小说”。再者西游故事也并非是从唐玄奘尊李世民嘱托西行取经开始,而是从八十一难的“金蝉遭贬第一难”为伊始,逐渐铺展开整个西游世界,间接地向我们道出取经团队四人一马均非凡人,就连最像凡人的唐僧也是如来之徒金蝉子。而李家高祖、太宗均尊道,自称为“太上老君”李耳的后人。那么,为何太宗李世民要开启西行求经之旅?这是不是吴承恩借玄奘取经这一史实而反喻自己所处的明王朝之事呢?若当真为此,那么吴承恩所描绘的西游世界,贯穿中心的取经之路,究竟是单纯的传教之路还是佛道之争之路呢?是否单单是佛祖如来同众菩萨的利益之争呢?

研读原著可发现一趣事,如来自第七回“八卦炉中逃大圣 五行山下定心猿”[]前均被称为“佛老”,且在玉皇大帝叫如来降伏孙悟空时,如来同众罗汉以“救驾”[]二字说明前去助玉皇,此处不难看出当时的如来并非佛教的“一把手”,前有东来佛祖——弥勒佛虎视眈眈,后有观音等佛教众多菩萨随时准备上位,且如来的身份地位在玉皇大帝之下。而将孙行者压于五行山后,如来自此改口自称为“佛祖”。且在书中第六十四回,四大部洲才真正承认如来作为佛祖的正统地位。那么,究竟是何原因使得如来顺利上位?而如来在顺利地成为佛祖之后,便开始培养自己的羽翼、铲除或警告部分佛教“闲散人士”。同时,与处在道教同样地位的玉皇大帝以一种行之有效却不明目张胆激化矛盾的方式——西行取经——达成各自整顿教务内部的“约定”。

一般认为取经就是从西方取经书然后传教到大唐,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唐朝佛教是小乘佛教,唐僧不远万里去取的佛经是大乘佛经,这里最大的悖论是:在小说中,唐朝本就是信仰佛教的国家,从唐朝到灵山之间的路途中,信仰佛教的国家可谓屈指可数、甚至有灭佛的国家存在。由此我们可以做一个推断,佛祖安排取经的目的绝非单纯是为了取经,取经团队在抵达雷音寺求取真经时,如来说:“斋罢,开了宝阁,将我那三藏经中三十五部之内,各检几卷与他,教他流传东土,永注洪恩。”[]从如来的“随意挑几卷经书”又亲手制造第八十一难“通天河遇鼋湿经书”[]之类的行为中我们不难看出,取经的重点不是为了经书,而是为了有人走完这取经路。

由是,如来对于规划500年后的取经之路,先是确定团队的核心,为佛教的金蝉子转世十世的唐僧和拜须菩提祖师(实则为如来幻化)为师的石猴孙悟空。再者是明确取经路线,多为崇山峻岭、荆棘密布的妖精聚居之地。如来借乌巢禅师之口告知唐僧,取经的领路人为孙悟空,而路线也是定好了的:“千山千水深,多瘴多魔处”[]。为何不走阳关大路,非得是各个山头?难道真是八十一难所必须的么?其实并不然,我们所说取经之路实则是西行众国的佛教化之路,取经团队所经之国最终必会诚心向佛,但所遇妖精基本都是后台颇硬,大多数为坐骑(太上老君之青牛,观音菩萨之金毛吼等),也有天上各神仙的小童(金角大王,银角大王等)。在此笔者认为,这些神仙的坐骑、小童为取经设下重重障碍有两层主要原因:一是天上众神仙因利益原因对取经团队的刻意刁难;二是如来、玉帝为铲除或打压“地方势力”而使取经团队刻意去“围剿”。

那么,在抽丝剥茧中,“以取经为名,以灵山为中心,从长安向中心推进,将一切‘异教徒’抹杀、一切非信徒皈依”的宏伟计划渐渐浮上水面,此计划可以命名为:净化。同时也将隐藏在整个《西游记》表面下的暗线展现在读者面前,即吴承恩借用西游世界中如来作为佛教新上任领导者的整顿“手段”而开展整篇故事。这就呼应了我们前文始终强调的取经的目的及意义。下面为笔者总结的有关取经途中佛教势力的表格:

妖怪

洞府

真实身份

后台

原著章节

黄风怪

黄风岭

灵山脚下得道的黄毛貂鼠

灵吉菩萨

二十回/二十一回

狮子精

乌鸡国

文殊菩萨坐骑

文殊菩萨/如来佛祖

三十七回/三十八回/三十九回

灵感大王

通天河

观音菩萨莲池金鱼

观音菩萨

四十九回

蝎子精

毒敌山

雷音寺听佛谈经而得道

被如来佛祖贬下凡间

五十五回

牛魔王

积雷山

大力牛魔王

被如来缚于雷音寺

六十回/六十一回/六十二回

黄眉大王

小西天

弥勒佛司磐的童儿

弥勒佛

六十五回/六十六回

赛太岁

獬豸洞

观音菩萨坐骑

观音菩萨

六十九回/七十回/七十一回

蜈蚣精

黄花观

毗蓝菩萨之徒

毗蓝菩萨

七十三回

青狮精

 

狮驼岭

文殊菩萨坐骑

文殊菩萨

七十四回/七十五回/七十六回/七十七回

老象精

普贤菩萨坐骑

普贤菩萨

大鹏鸟

孔雀大明王菩萨之子

孔雀大明王菩萨

表1 取经途中佛教势力分布

表格所显示的不仅仅是佛教众“野心”分子在取经路上所设的重重障碍,更交代了西游世界中因三大势力——如来、玉帝、老君——而受到鱼池之殃的“簪缨世家”:牛魔王家族、毗蓝婆家族、孔雀大明王家族、九灵元圣狮子家族、犀牛精家族等,在高层的博弈中,或因武力归顺,或全族被铲除,这是道教玉皇大帝派与佛教“协商”合作的结果,但是从获利一方来说,无疑使如来成为了最大的赢家。平定西牛贺洲内部众菩萨,收复“朝圣”途中各国的非信徒,在天庭与西天打响自己的名声……可以说,如来佛祖在整个取经事件结束后,成为名利双收的最终赢家。

任何小说的故事背景都要与作者的生平相联系,吴承恩的家族多为学官,后因各种原因作者罢官,最终对当时的政治失望怠倦。那么在此心理的驱使下而完成的《西游记》,此时我们也可以回答之前提出的“吴承恩塑造的取经故事究竟是唐代的重现还是明代的隐喻?”这一问题。结合史实,唐代对佛教的限制与整顿,似乎与吴承恩笔下佛教最终实现“全民信佛”、以及称霸三界的雄心有所出入。况且唐代的道教因“李”姓而地位有所抬升,其的处境明显要远强于佛教,故笔者简单得出“西游世界是明代佛道二教的现状,吴承恩借唐代玄奘取经的故事框架,填充了神话政治权利的争斗,实则在暗中对明代官场的尔虞我诈、暗箱操作进行讽刺”这一结论。

(作者:刘亚楠,2015级外国哲学专业研究生)


参考文献

[1]陈洪涛.《西游记》神系浅探[J].乌蒙论坛.2008年04期.

[2]陈明吾,吴宏波.《西游记》中的佛、道关系解读[N].湖北科技学院学报.2013年05期.

[3]丁文魁.论《西游记》中佛道两教平衡下的失衡[J].文学界(理论版).2012年11期.

[4]符玉兰.再议《西游记》的宗教文学性——兼与胡令毅、胡义成先生商榷[N].齐齐哈尔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3年04期.

[5]郭健.经乃修行之总径,佛配自己之元神——《西游记》中的佛教现象透视[J].社会科学家.2007年01期.

[6]兰拉成.“以意逆志”:从儒道佛对《西游记》渗透臆测其成书过程[J].江淮论坛.2005年03期.

[7]李安纲.《西游记》与佛教文化[C].第二届全国《西游记》文化学术研讨会论文集.1999-08.

[8]王学钧.《西游记》与道教:世俗性叙事观点[J].学术交流.2006年11期.

[9]吴承恩.西游记[M].中华书局,2009年(4).

[10]魏武,朱华丽.浅谈《西游记》中的宗教文化和宗教思想[J].现代语文(文学研究版).2009年01期.

[11]肖菲.《西游记》三教关系论[J].科技展望.2015年32期.

[12]张艳姝.《西游记》佛禅思想考释[D].吉林大学博士研究生论文.2015年7月.

位读者读过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