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图4.jpg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成果 >>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李晓峰与杨永信,同为教授,天壤之别

【《青年评论家》杂志专栏】李晓峰与杨永信,同为教授,天壤之别
发表日期:2016-11-23 作者:方强 编辑:赵静姝 出处:

李晓峰与杨永信,同为教授,天壤之别

每一个关注电竞的人,都不会不知道“Sky”这个ID。这个ID的主人便是李晓峰。2005年曾代表中国队在代表世界电子竞技最高水平的WCG(World Cyber Games 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上获得了令国人瞩目的世界冠军,第一次让五星红旗飘扬在全球电子竞技的最高峰。2006年他再次获得了WCG的世界冠军,成为卫冕WCG魔兽争霸项目的世界第一人,并由此进入WCG名人堂,成为中国第一也是唯一一个获此殊荣的人。此后,李晓峰这个名字便被冠以“中国电子竞技第一人”的称号。

9月6日,国家教育部在其网站上发布“《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2016年增补专业”的信息,“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被收录其中,属于“教育与体育大类,代码为670411”。在国家确立电竞专业后,李晓峰近日在微博上承认自己已收到了众多大学的邀约,其中不乏多家名校,自己也调侃道“李教授正在连接”。

同时一篇名为《杨永信,一个恶魔还在逍遥法外》的文章使得网上再次掀起了“讨杨”狂潮。杨永信自认是“网瘾少年的救世主”。当柴静直面杨永信,问他怎么治疗孩子的时候。杨永信微笑着说“就是电击”、“就是借助电休克治疗仪”、“一边电他一边问他为什么要来这啊,还敢不敢啦。如果他回答错了就继续电。一直到他承认自己的错误为止。”说这些话时杨永信一直是笑着的,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仿佛在炫耀着自己的功绩一样。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讨杨”了。当年魔兽世界火热的时候,央视就放过一个名叫《战网魔》的纪录片。纪录片内容大致是把“游戏”定义为“毒品”;把“从未见过网络世界的家长们对游戏的无知和恐惧”定义为“游戏的本质”。这是2008年他们对于网络游戏的看法。8年后的今天看来真的言过其实了。如果你玩了一款打怪的游戏,以此就有理由说是游戏控制你、影响你去杀人,那么厨子天天杀鸡杀鸭、刨开鱼腹,这么多真实的实战经验是不是更会令一个人变得凶残?相反对比于杨永信用痛苦和恐惧控制一些所谓的“网瘾少年”,这种行为难道不比网游更可怕吗?

可怕的不是我们不知道真相,可怕的是我们知道真相却无能为力。杨永信伤害了所有进入网戒中心的人,却让许多亲人家长得到了利益。在杨永信的另一头,是李晓峰魔兽系列被认为是“毒品”的年代,在2005年李晓峰获得了世界总冠军。讽刺的是,2005年也是杨永信建立网戒中心的一年。我不相信李晓峰没有沉迷过游戏,我更不相信杨永信会说他没有网瘾。10年过去了,正如每一个新事物需要时间打磨。电子竞技,所谓的游戏也总有被认可的一天。

在中国电竞领域,李晓峰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身为职业选手,李晓峰是中国电子竞技的精神丰碑,可以说在那个一片混沌、电子竞技等同于网瘾少年的时代,是李晓峰告诉了国人电竞同样可以热血的;告诉了国人在世界舞台上看到五星红旗的飘扬同样是可以骄傲。毕业于山东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的杨永信,如果他当时认识李晓峰,如果当时有电竞专业,现在的他会是怎样?

一个李教授,一个杨教授,从一开始,就选了截然相反的两个道路。一个人相信游戏使人快乐,更可以完成众多人的梦想。而另一个人则认定游戏是毒品,只有彻底戒除才能无悔人生。

我不评论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我只知道:同为教授李晓峰带给他们的是梦想;而杨永信带给他们的则是梦魇。

    (作者:方强,2016级马克主义基本原理专业研究生)

位读者读过此文